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市场形式 >

市场形式

獨臂虎將彭紹輝

发布时间:2021-11-25

  彭紹輝是一位從湖南湘潭韶山沖走出來的我軍傳奇將領,戰爭期間不幸失去左臂,1955年被授予上將軍銜,人稱“獨臂上將”。他英勇善戰、不怕犧牲,自學成才、筆耕不輟,以身作則、嚴於家教,毛澤東贊譽他是紅軍部隊培養出的獨特人才。

  彭紹輝加入革命隊伍后,參加的第一場戰斗就是發生於1928年7月的平江起義,從此開啟了他新的人生歷程。不久他加入中國共產黨,當時部隊面臨著敵人的圍追堵截,擔任中隊長的彭紹輝帶領戰士掩護大部隊轉移。敵人很多、來勢洶洶,數次反擊才將敵人壓下去,但他右側的胯骨卻被一顆子彈射穿了,在撤退過程中幾名戰士輪流扶著彭紹輝趕路,一步一個濃濃鮮血留下的紅腳印。

  1933年3月,在草台崗戰斗中,彭紹輝率領的三軍團紅一師擔任強攻奪取霹靂山的任務。搶奪霹靂山意義重大,是第四次反“圍剿”中有決定性意義的一仗,打好了可以徹底粉碎敵人的這次“圍剿”。在戰斗中,軍團長彭德懷不斷打來電話,要求彭紹輝務必取得勝利。面對上級命令,彭紹輝隻有一句話:不拿下霹靂山我就不下去,死也不下山!地形的不利、裝備的差距使得戰斗進行得異常艱難。面對這種不利局面,彭紹輝並沒有妄動,他抓住時機,利用敵人的失誤,帶頭發起沖鋒。在拼殺中,一個重物擊打在彭紹輝的左臂上,全身都在擊打的劇痛中震動了。他知道自己又一次負傷了,可是為了穩定部隊情緒,彭紹輝堅決不肯撤離,咬牙支撐身體,繼續指揮戰斗。終於,紅旗飄揚在霹靂山主峰上。霹靂山拿下了,他卻因治療不及時和消炎藥短缺,忍痛截肢,永遠失去了左臂。

  失去了左臂的彭紹輝很清楚,一個傷殘之人要想繼續當一個革命軍人,就必須做得比健全人還要好,他決定一切從頭開始。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吃飯、穿衣、看書、寫字、打綁腿、騎馬、打槍,樣樣都得練。經過一段不顧鼻青臉腫摔打的練習,彭紹輝終於能跟常人一般無二,與此同時他也做好了重返戰場的准備。

  傷愈歸隊后,彭紹輝憑著一股韌勁組建起興國模范師,從一個光杆師長起家,成為整個蘇區的模范,為前線作戰部隊培養輸送了大量的軍事骨干。此后,他又率領部隊參加了建寧保衛戰、萬九嶺戰斗、驛前防御戰、包座戰役,讓敵人聞風喪膽。

  僅上過兩年鄉村私塾的彭紹輝,卻是大家公認的“儒將”。從土地革命初期的教導隊大隊長到長征時期的教導營營長,從紅軍大學的軍事教員到抗日軍政大學的副校長,從抗大七分校校長再到解放軍第一高級步兵學校校長,他硬是一步一個腳印地把自己鍛造成為合格的“教書先生”。

  1929年,彭紹輝又一次傷愈歸隊,擔任教導隊大隊長。第一次領導教學任務,他深感知識儲備不足,於是一面帶領學員學習訓練,一面刻苦自學,從軍事知識到社科知識,如飢似渴、持之以恆,從此開啟了自己教書育人的大門。

  1937年,擔任八路軍第120師教導團團長的彭紹輝深知身教重於言教,他克服隻有一隻胳膊的不便,堅持以身作則,嚴格要求自己。每天清晨總是軍容嚴整地第一個站在操場上,與學員一同訓練、一同學習。學員們心悅誠服地說:“團長一條胳膊都能做到,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做不到呢?”

  1943年,彭紹輝帶領3000多名師生,進駐到僅僅散居著42戶人家、190余口人的隴東豹子川,建設起抗大七分校。這一任務不比一場戰爭簡單,沒住的炕頭,沒吃的蔬菜,糧食需要學員們到六七十裡甚至百裡以外的地方去背。困難難不倒彭紹輝。他帶領大家齊心協力,開荒搞建設。到1944年底,先后建起木工廠、肥皂廠、造紙廠、磨坊等,全分校官兵不但能吃飽飯、有木炭烤火,每人還發了毛衣、手套、毛襪。

  1945年,彭紹輝到延安出席黨的七大,被毛澤東邀請到棗園窯洞見面問起七分校的辦學情況,彭紹輝一一匯報,介紹如何搭茅棚、挖窯洞、開荒播種,如何修房屋、燒木炭,如何冬季練兵、開展文化和專業學習,大批基層骨干從七分校走向各個部隊等。毛澤東聽了很是欣慰,笑道:孔夫子是弟子三千,七十二賢人,你比孔夫子還高明啊!

  這位“比孔夫子還高明”的校長,在新中國成立后,主持修訂中國人民解放軍條令、條例,參與工作報告起草,他撰寫的文章真實記錄對敵斗爭和對軍事科學理論的思考,頗具軍事學術價值。

  太原戰役勝利后,第七軍衛生部部長張德炎給彭紹輝做起了紅娘,為他介紹了衛生部房東的女兒張緯。在張德炎的多番勸說之下,彭紹輝終於同意與張緯見面。

  張緯見到彭紹輝,落落大方方地說:彭軍長,認識你我很高興。早就聽說過你的美名,也知道你很能指揮打仗,是個了不起的軍人啊!在張緯面前,彭紹輝反而顯得有些局促,說話也不如往常那麼流利,他不好意思道:你過獎了,我做得很不夠呢。他還說自己是個獨臂的殘疾人,擔心配不上她。幸運的是他們的關系很快確定了下來。1949年,經上級批准,彭紹輝與張緯正式結為夫妻。婚后,彭紹輝對妻子提出了新的要求:要和別人打成一片,不搞特殊化。“我怎麼會特殊呢?”張緯心中暗暗自言。不過她很快發現,嚴於律己、艱苦朴素,是自己選定的這個男人永不褪去的本色。

  1951年4月,彭紹輝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,他為兒子取了一個很普通、卻又是發自內心並充滿希望的名字——彭志強。雖然對兒子十分疼愛,但彭紹輝依然堅持原則,以身作則,家教嚴格。他常常教導兒子不要擺干部子弟身份,不要脫離群眾,要踏踏實實真干。彭紹輝在總參任職多年,為子女定下家規:隻要我在總參工作,就不允許你們到總部機關來,你們要多在基層部隊中鍛煉!有一次彭志強貪玩,錯過了班車,最后步行20多裡地回家,感到很委屈就向彭紹輝提意見,說有的同學家長用小汽車接送,我們卻要乘班車。彭紹輝聽后嚴肅地說:小汽車是組織上讓爸爸工作用的,不是接送小孩上學的。比起工農子弟,你們的條件優越得多啦,以后千萬不要有特殊的思想。這次你做得不錯,一個急行軍趕回了家,很好!原以為誤了班車會遭到批評,沒想到卻因為步行回家得到父親的表揚,彭志強一生都記住了父親的這次教誨。